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六(3),荷韵悠远

今朝菡萏点点秀碧池,他日芙蕖盈盈染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慢慢走,欣赏啊!——赏读龙应台亲情散文有感  

2011-09-23 22:10:20|  分类: 听荷心语——南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 转眼,两个月的暑假悄然而过。此时,我想到了“秒杀”这个词,一个暑假,60多天,720个小时,就这样“秒杀”而空。还好,这个暑假过得还算有点质感:运动、监督儿子学习、闲闻书香、搭暑期末班车去了一趟世博园 ……简单而悠闲,单纯而快乐。 毋庸置疑,案前的阅读为这个炎炎夏季带来一股清凉和一路花香,同时也带来了沉甸甸的思索。至今我的思绪还未曾从龙应台的三本亲情散文《孩子,你慢慢来》、《亲爱的安德烈》、《目送》中走出。

 龙应台,女作家,台湾人。曾获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英美文学博士学位,曾旅居瑞士和德国,在德国海德堡大学任教过,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长,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。我想,念着这一连串非凡的履历,我们肯定会对这名与众不同的女性高山仰止。但是,走近她的作品,走进她的内心世界,你将会感慨:这是一位怎样的奇女子啊,温情,开明,智慧,深情款款的母爱就像春日的和风,冬日的暖阳般普照着她的孩子。她不是学者,她是一位普通的母亲,只不过,这位母亲用她的耐心与智慧呵护她的两个孩子慢慢地,快乐地成长。

 在《孩子,你慢慢来》这本书中,龙应台撷取了育儿生活中的一个个小故事,教孩子认字,说话,给儿子讲故事,对孩子的知识启蒙,育儿过程中的艰辛……字里行间温柔婉转,纯真喜悦的情感扑面而来,仿佛微风吹过金黄的麦田。

 而在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一书中,龙应台把自己和十八岁的儿子安德烈之间的书信往来汇集成书,可以说,这是一部母子书信集。

一个知性的中年母亲,面对着自己曾经熟悉但又陌生的18岁的在异国长大的儿子,敞开心扉,像朋友一样地探讨人生;一个自以为长大,也正在长大的德国青年,三分调侃,二分幽默,五分认真,像成人一样地与熟悉而陌生的母亲对话。话题无所不包。信仰,阶级,国家,家庭,责任,职业,情感,友谊,失恋,困惑,抽烟,喝酒,理想……没有说教,没有遮掩,两颗真实的灵魂在真诚地诉求。

 讶异于安德烈的率性而大胆的表述,钦佩于龙应台率真而深刻的探讨。

 《目送》则可以说是一本生死笔记,深邃、忧伤、美丽。里面收集的七十三篇散文写父亲的逝、母亲的老、儿子的离、朋友的牵挂、兄弟的携手共行,写失败和脆弱、失落和放手…… 可以说,她写尽了幽微,如书评上说:如烛光冷照山壁。

 这样的三本书,带给我的思考与启迪,我想,将会持续很久。怎样做一位真正的好母亲?怎样看待周围的一切?怎样对待自己的职业?这个夏日,我随龙应台的文字作了一次心灵远足。一直以来,和大多数的母亲一样,对孩子有太多的期望,总希望孩子学得好,长得高,成绩门门优,乖巧懂事,长大有出息。我们抱着迫切的希望在孩子的成长之路上为他们加油助威。怀着爱孩子的心高喊着不能让孩子在起跑线上掉队。殊不知,对孩子而言,他们已失去了自我,只能在我们预设的轨道上亦步亦趋。变成了集万千期待于一身的无奈选手。而我们,又常常为孩子达不到预设的目标而心焦、郁闷不堪。走进龙应台的〈孩子,你慢慢来〉,读着那清清浅浅、淡如荷香的文字,我们浮躁的心便会平静:孩子宛如植物,生长有个体之别,有时令之分,教育不是赛跑,人生更不是。就如龙应台所描述的:我,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,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;是的,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,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,用他五岁的手指,孩子慢慢来,慢慢来。是的,孩子慢慢来,我们把耐心的目光投向我们的孩子,同样,我们更要把耐心,包容的目光投向我们的学生。多点耐心,给点时间,等待孩子的成长。

 一个班级,总有优等生,总有学困生;总有让你省心的孩子,也有让你抓狂的孩子。我们希望每个孩子都不一般,每一个孩子都是优等生,但是恰恰会有不少的孩子注定会很一般。我们该如何对待?

 〈亲爱的安德烈〉中的写到的安德烈对妈妈说:妈妈你必须清楚接受一个事实,就是你儿子是个极其平庸的人。他试探地问母亲,能否容忍他的平庸。作为母亲的龙应台,是这样对安德烈说:“对我最重要的,安德烈,不是你是否有成就,而是你是否快乐。而在现代的生活架构中,什么样的工作可能给你快乐?第一,它给你意义;第二,它给你时间。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,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,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,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。至于金钱和名声,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?假定说,横在你眼前选择,是到华尔街做银行经理,或者到动物园做照顾狮子、河马的管理员,而你是一个喜欢动物研究的人,我就完全不认为银行经理比较有成就,或者狮子、河马管理员的‘平庸’。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斗争,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,给河马刷牙。

  “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利,而只是为自己找心灵的安适之所在,那么,连‘平庸’这个词都不太有意义了。‘平庸’是跟别人比,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。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,安德烈,千山万水走到最后,还是‘自己’二字。因此,你当然更没有理由去跟你的上一代比,或者为了上一代对你的想象而活。”

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这几段文字有让我流泪的冲动。我这人不太流泪,但在那一瞬间,我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被触动了。

   普天下多少个儿子与女儿,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,而母亲们几乎千篇一律地回答,孩子 ,你一定要有出息……

  谁听见过像龙应台女士这般豁达而从容的回答?

 我想起了学者彭程在《流泪的阅读》一文中写的“泪水发源自人性中最深沉、柔软的部分,是对人生苦难最强烈的感知和怜悯,是对世界的残缺和不公的刻骨铭心的感觉,也是对至善至美境界的向往,是爱的无声的语言。”   我为什么会流泪?是质朴而真诚的文字中流淌着的对苦难人生最强烈的感知和怜悯,直抵我的内心。

 “‘平庸’是跟别人比,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。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,安德烈,千山万水走到最后,还是‘自己’二字。” 龙应台对儿子说的这番话,一次又一次地浮现我脑际。

 是的,那么,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苛求我们的孩子,我们的学生呢?下个学期,就在几天以后的新学期,我们新学期的接力棒不外乎三种模式,或带一年级新生,或带老班,或接班。不管那一种,我们都需要带一种柔和的慢板走近他们。带一年级新生的老师需要怀着一颗等待的心呵护这群小毛头,六年时光,陪着他们成长,给予他们成长的快乐;接班的老师要尽快的融进这班孩子,让孩子们从心底里接纳你,让孩子们真真切切地对家长说“我喜欢我们的新老师”;带老班的老师需要回过头看看,你对哪位学生急噪过,你是否过于注重孩子们的成绩,而忽略他们的心理需求,那么你就要放慢脚步,拉着他们的手携明媚前行……而当我们怀揣着欣赏,怀揣着打磨的心情,怀揣慢工出细活的耐心,怀揣着着爱的慢板来关注他们,我想,我们的孩子目光将会变得越来越纯净,成长的心灵将会溢满快乐。

 是的,教育是慢的艺术,就如阿尔卑斯山山谷中那条著名的标语“慢慢走,欣赏啊!”带着欣赏去教育每一个孩子,放慢节奏,用一颗神态自若的心,目送孩子蹒跚学步,目送孩子成长,目送我们自己老去的光阴,目送周围一切,我想:教育常青,人生亦长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灯下随笔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