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六(3),荷韵悠远

今朝菡萏点点秀碧池,他日芙蕖盈盈染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一幕,令我愧疚(林子渊)  

2012-04-30 12:14:41|  分类: 它山之石 ——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即将跨入初中的大门,功课自然是增加了。每当完成作业后,母亲来到我的书桌前检查签字时,我总是有些不耐烦,作业指导,只有初中学历的母亲自然不能胜任,她只不过签个诸如“已完成,态度认真”之类的老三篇。可她总是拿着我的作业本看了又看,问了又问,这道题为什么这么解?你到底弄明白了没有?而我总是皱着眉,嘀咕着回应:“你又不懂,我不明白,你能指导我么?”而每每这时,她总是朝我尴尬地笑笑,殷勤地递给我一个苹果,然后唠叨着走开。

     和无数个夜晚一样,完成作业,让母亲例行检查过后,我啃着苹果打着哈欠走进卧室。不知过了多久,邻家夜游客的叫门声惊醒了我,急忙看看拉灯看看闹钟,已近子夜。邻家男主人真是个夜猫,每每迟回,总是大声叫门,惹得四邻怨声载道。被他着一吵,我睡意竟全无了。哎!去书房拿白天看得那本《我的妈妈是精灵》吧。

披上外衣,蹑手蹑脚地往书房走去。哎!里面怎么有灯光?踮起脚往门玻璃上一瞧,竟看到妈妈坐在书桌前,拿着笔在不停地写着什么?灯光下母亲的背影显得孤寂与瘦弱,好象她在咳嗽,瘦削的肩膀不停地耸动。她时而在本子上写着什么,时而捧着头在冥想着什么,我侧耳倾听,好象母亲在演算数学题。心里一动,不由得推开门,轻轻叫了一声“妈,你在干吗?”母亲楞了一下,急忙转过身子,她用手遮住桌上的本子,有点慌乱地看着我:“你怎么还不睡?春天是长高的好季节,快睡去……”母亲皱着眉又开始唠叨了。不知怎得,现在母亲的唠叨,我不觉得生烦,走到书桌前,拿开母亲的手,看着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演算稿,那歪斜的字迹,涂改的痕迹,在灯光下如此显眼。“妈妈,你干吗那?写什么呢?”“我,哎!这几题不是很懂,我算算看,”母亲不好意思地笑着说,“4π等于12.56,9π等于……哎!圆柱体和圆锥体的体积弄糊涂了!我学的知识都丢给老师了……”看着她满脸的疲惫和布满血丝的双眼,我的心头一酸,嗓子有点发硬。我拿过妈妈手中的笔,轻声说:“妈,睡吧。题目我都会。”妈妈看了看我,楞了一会,边收拾着本子,边说:“孩子,妈妈不能教你什么,你只能靠自己,你同学的爸爸妈妈都可以辅导自己的孩子,可我却不能……”“妈妈,别说了……”我不好意思地打断了妈妈的话,是啊!之前,这句话是我经常抱怨的,可此刻,我觉的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幼稚和无知。“你去睡,我再看一会。“妈妈拍拍我的肩膀说。我不知如何回答,不是滋味地正准备回房间,她又叫住了我,说:“子渊,妈妈厉害多了,刚才我已经把有些题解出来了,答案跟你的对上呢!”我看着母亲,她欣喜地朝我笑着,但眼角的皱纹分明又深了一些。我无语,眼睛有些湿润了,我急忙转身走出书房。

迷迷糊糊地,我睡不着,母亲俯在书桌前不停演算的那一幕在我眼前不断地重现……这一幕,让我感到深深的愧疚。那一份不安,那一份愧疚,深深地烙在我心上。

抹不去,也擦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学长  林子渊     写于毕业前夕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