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六(3),荷韵悠远

今朝菡萏点点秀碧池,他日芙蕖盈盈染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蒋昕捷:我不是刻意学国学  

2015-02-13 21:53:18|  分类: 青荷书吧——佳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蒋昕捷,《赤兔之死》的作者。《赤兔之死》是一篇2001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。蒋昕捷以熟谙的三国故事为基础,编撰了赤兔马为诚信而殒身的感人故事,凸现“真英雄必讲诚信”的主题。文章一气呵成,畅快淋漓,此后该佳作不断被高三老师作为范文引用。在紧张的高考考场,蒋昕捷能用纯熟的古白话文将他眼中的“诚信”娓娓道来。其精湛的语言功夫令阅卷老师拍案叫绝。人们不禁要问:该有怎样的“国学”积淀才能造就这样一篇看似随意,却又环环相扣的主题文章呢?这样精炼的古白话文字背后,蒋昕捷的古文学素养一再被人提起。2009年9月《教育》旬刊记者在北京某社区见到了蒋昕捷,他已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,现供职于国内一家媒体单位。说起国学时,他用一种淡淡的口吻说道:我不是有意学国学。然而当我们的对话慢慢展开时,记者还是在他身上触到了深深的国学烙印。

        在评书中感受国学经典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江苏南京,当时在茶余饭后打开收音机收听评书是不少人的爱好。蒋昕捷的外公是南京广播电台《广播书场》的忠实听众。受外公的影响,幼小的他便与评书结缘,每到固定时间就坐在收音机前和外公一起享受评书的世界。听书的过程很过瘾。精彩绝伦的武侠故事,形象各异的人物,令人浮想联翩。蒋昕捷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听评书的情景,“第一次听评书是在外公家。我那年大概四、五岁吧,我还记得是袁阔成说的《三国演义》,那一回书是青梅煮酒论英雄。”袁阔成老师恐怕没有想到,他对《三国演义》的精彩演绎竟然为一个只有4岁的孩子打开了一扇神奇的求知大门。后来听书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蒋昕捷对古代经典文化的渴求了。“上小学以后我特地找过《三国演义》的原文来读,把“论英雄”那段背了下来。‘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。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,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。夫英雄者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有包藏宇宙之机,吞吐天地之志者也。’因为喜欢,这种背是不费脑子的,比背单词容易得多。”蒋昕捷告诉《教育》旬刊记者,此后的阅读更让他体会到了经典文化的魅力。
  兴趣的确是最好的老师。当蒋昕捷通过评书对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故事熟了以后,自然就很想看看关于这方面的书籍。他笑言,那时的他有一种迫不及待要读书的欲望。他的一个堂兄为他的阅读兴趣提供了条件。堂兄家里有很多书,尤其是古典文学名著。用如饥似渴来形容那时的蒋昕捷一点也不为过。他陆续读完了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红楼梦》等四大名著。里面的一些经典描述令他痴迷,至今他还记忆犹新。像《水浒传》108将的绰号、座次,《隋唐演义》中那些好汉各个擅长什么兵器等都他都了然于心、津津乐道。蒋昕捷的父母比较支持他的阅读。“我识字比较早。学前班的时候,父母就开始买一些书给我看,我读的第一本书好像叫《杰克和豆蔓》,加注汉语拼音的。后来还有连环画和故事书什么的,”蒋昕捷回忆道,从一开始父母、老师就为自己的兴趣爱好发展提供了条件。当父母发现蒋昕捷的兴趣还是在古代的故事和民间传说上,就有意识地给他选择这样的书籍。
  小时候打下的基础
  蒋昕捷的网名叫“谈笑间”,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中的“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”。蒋昕捷告诉记者,幼时的阅读让他很崇尚东方式的英雄。当说起眼下很多地方热炒的“国学班”时,他认为,国学教育重在引发学生的兴趣,让学生有进一步探索的可能。读诗诵典、观古道、访书院、听讲座……国学的教育形式可以是多样的,不必墨守成规。重在对学生兴趣的引导。大量阅读经典文学不啻为一种好的方法。蒋昕捷从5岁开始读《西游记》。他认为四大名著中,《西游记》最热闹,人物也很有魅力,孙悟空是一个相当富有智慧的角色,他在取经路上各种智斗鬼怪的故事。能吸引小孩子。又不像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的人物结局那么悲情,所以适合小孩的启蒙阅读。对蒋昕捷来说,阅读经典的感觉很过瘾,而且为他以后的阅读扫除了障碍。“当时有一种迫切阅读的感觉,小时候就感觉书中的人物各个都很鲜活,跃然纸上,很多描述都很独特,记得看《西游记》,文中描述玉皇大帝,他的名字很长,是这样写的‘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’,因为那时对这类文字很有兴趣,所以我很容易就记住了。”小时候这方面大量的阅读,为日后的阅读打下了基础。从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图书室到南京师范大学的图书馆,蒋昕捷对古典文学的阅读的爱好一直没有间断过。他沉浸在文字的魅力中。在他看来,感受经典文学的魅力是渐进式的。小时候看《传奇故事》,它把《世说新语》用一种故事的形式讲了出来,当时这样的儿童读物很适合发展兴趣。有了这方面的兴趣后,后来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读一些这方面的书。
  初中时的蒋昕捷开始了《论语》、《庄子》等书籍的广泛阅读,“《庄子》的第一篇很吸引我,《隋唐演义》、《世说新语》等都是我上了高中后才开始大量阅读的。后来也和别人讨论这方面的话题。可以说对这方面的阅读开始深入了” 蒋昕捷认为国学营养的吸收是渐入式的。总是要有一个由浅入深,由表及里的过程。“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,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。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”这是《红楼梦》里的“护官符”,小学时侯蒋昕捷就被吸引,并且因它的朗朗上口,很早就背了下来。“事实上我到高中才真正去读《红楼梦》,也才感觉真正读懂其中的意思。但是感知大师的文字魅力应该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了吧。”
  在反复阅读中感受经典
  虽然蒋昕捷初中特别是高中学的是理科,这类兴趣自然被约束了一些,但是他表示自己关于这方面的阅读从未停止过。如果把国学中的经典文学比作一粒种子,那么从幼年的启蒙到后来的发展,蒋昕捷的成长也是在逐渐吸收营养的过程。后来那篇《赤兔之死》的“新鲜出炉”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在蒋昕捷看来,国学教育无疑是应该的。但是在普及国学的过程中,切不可急功近利。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论语》让学生早一点接触是好的,但是理解却是逐渐的过程。我们小时候朗朗上口的《咏鹅》《静夜思》等也是日后才领略它的美。“国学和练钢琴是相通的,孩子都是从小练,从小要把基本功打好。”很多时候,文化之于我们就是一种影响。当记者和蒋昕捷交谈时,发现说起古文学,说起一些经典的描述,他还是颇有兴致的。他告诉记者随着年龄增长,对古典文学的理解也会有所变化的。他打三国游戏,早期喜欢用刘备,现在愿意用曹操。
  阅读古文学经典无疑能开阔了人的思路。蒋昕捷认为阅读是一种自我发现的过程。现在回头看,那时的古典文学阅读,对他日后的成长产生了很深的影响。现在在媒体做记者。当他想表达一种观点时,总是试图通过一个个故事把想说的话讲给读者。而在讲故事的过程中,他力求精彩。让人们通过读这样的故事而有所感悟。
  古文一直有它自己的温度,明晰轻快。当我们谈到如今的网络文学时,身为媒体人的他认为,现在的网络给了人们更便捷的方式去阅读经典。有了更多接触国学的可能。网络文学和古典文学是一脉相承的。一代有一代之文学。但是底蕴很重要。也就是从小打好基础很重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